很奇怪 又很奇妙
維持著這種微妙的平衡 
也許並不平衡吧 ? who knows 
很像默默的走在繩索上
不會說了 其實我還沒復活吧

    全站熱搜

    litb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